曾經的光伏之都 正在走向沒落

張夕明 564
文章來源:鏡見江西    
新余,是江西最年輕的地級市,位于江西西部,人口120余萬,有“贛西明珠”的美譽。新余雖然是江西最小的地級市,但經濟發展水平一直位居全省前列。

多年前,新余光伏產業一度非常發達,曾被譽為“世界太陽能之都”,成為工業城市轉型的典范。而如今的新余,不僅是太陽能產業徹底走向沒落,整座城市經濟發展都面臨著巨大的危機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新余原本隸屬宜春地區管轄,上世紀六十年代因鋼鐵工業興起。為適應國家發展需要,新余的行政區劃幾經調整,最終于1983年恢復為地級市。

當年的新余“因鋼復市”、“因鋼興市”,鋼鐵產業占經濟比重一直維持在70%以上,是典型的工業城市、鋼鐵之城。

步入21世紀,隨著產業結構調整的不斷加快,新余鋼鐵產業逐漸衰退,經濟效益連年下滑,新余經濟發展面臨巨大困境。

為此,新余市積極轉變發展方向,大力發展新能源產業,經濟發展重現生機。

2005年7月,江西安福人彭小峰在新余成立了“江西賽維LDK太陽能高科技有限公司”,從事太陽能硅片生產和高純度多晶硅及太陽能組件制造。2007年6月1日,賽維成功在美國紐約證交所上市”,是江西省第一家在美國上市的企業,也是中國新能源領域最大的一次IPO,融資額高達4.9億美元。賽維因此成為繼無錫尚德之后中國太陽能產業的又一巨頭。

此后幾年,賽維極速擴張,并不斷向光伏產業上下游拓展,致力打造“垂直一體化”的光伏企業,短短幾年內躍升為世界上產能最大的太陽能硅片生產商。新余也舉全市之力在項目用地、人才引進、基礎設施建設、電力供應等方面支持賽維發展。

就在賽維極速發展的同一時期,新余市以賽維為核心、以光伏產業為“一號工程”的經濟轉型和跨越發展計劃亦得以迅速推進。依托賽維硅片資源優勢,新余市先后引進了硅料提純、太陽能電池制造、太陽能電池組裝件封裝、太陽能應用產品等一批光伏產業鏈上的下游產業。

至2011年,在新余的新能源、新材料及鋼鐵等三大產業中,以光伏為核心的新能源產值已超過一半。以賽維為核心的光伏企業快速集聚,“一鋼獨大”的產業格局得到根本性扭轉,新余一躍成為江西經濟發展最快的城市。

可以說,沒有賽維,新余經濟就不會發展得這么快。而賽維一旦倒下,新余經濟必將受到重創??烧l也沒有想到,大家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。

2010年,中國光伏產業進入火爆期,光伏產業的過度發展最終導致產能的嚴重過剩。2011年,中國光伏產業急轉直下,加之歐盟對中國光伏的“反傾銷案“調查,中國光伏產業進入持續性低迷的“寒冬期”,作為當年號稱全球最大的太陽能多晶硅片生產商,賽維自然受到巨大打擊。公司遭遇嚴重虧損,債臺高筑,深陷"供應商堵廠門"、"公司大裁員"等各種風波中,瀕臨破產。

更令人可怕的是,新余市已經被這家“世界光伏巨頭”拖入經濟泥潭。2012年上半年,新余市規模以上工業實現利潤16.07億元,同比下降52.7%。

與此同時,依附在賽維身上的,除了已布局的預期產值1500億元、后期規劃5000億的光伏上下游產業鏈企業外,更有數萬人的就業及新余市經濟發展的重擔。毫不夸張地說,如果賽維倒了,新余經濟將倒退10年。

事實上,新余市已經與賽維連體共生,賽維不能、也不允許破產。為了挽救賽維危機,新余市陸續引入戰略投資者,對賽維進行破產重組。2018年1月,賽維完成重整,公司產能逐漸恢復,但輝煌早已不再,新余的太陽能產業也徹底走向沒落。

產業轉型的失敗,加之鋼鐵工業的持續衰落,新余市經濟近年來呈現逐步下滑的態勢,面臨巨大危機。

2017年,新余市GDP還曾高達1170億元。而到了2019年,新余市GDP為971.58億元,四年來首次跌破1000億大關,增速僅為7.5%,而名義增速更是僅有-5.43%,出現嚴重倒退。2020年上半年,新余市GDP增速為-0.9%,成為江西省內唯一出現負增長的地級市。


江西省2020年上半年經濟發展

由于經濟長期不景氣,新余已經被列入“衰退型城市”,房價也比周邊地區低出一大截,資金、人口外流,腐敗問題也十分嚴重,發展前景著實堪憂。尤其是此次新冠疫情期間,新余由于管理疏忽,一度成為湖北省外感染率最高的城市(感染率高達萬分之一),更是讓本就不景氣的經濟雪上加霜。

標簽:光伏要聞

發表評論

登錄后才能評論
无码精品国产AV在线观看网址,爽 快一点 深一点,免费AV精品Av片